舟山记忆丨农家猪肉香 这样的猪肉再也吃不到了 - 新闻资讯 - 广州市平元肉类食品有限公司
竞博平元肉类食品有限公司

全国统一销售热线
4008 123 991

网站公告 : 热烈祝贺竞博平元肉类食品有限公司官方网站正式上线!

联系我们

竞博平元肉类食品有限公司
电话:020-36881232、36881229
传真:020-36441231
邮箱:pingyuan187@163.com
公司地址:竞博天河区燕岭路89号燕侨大厦301房
工厂地址:竞博花都区迎宾大道田美路段(广大附中花都校区旁)新华屠宰厂内

舟山记忆丨农家猪肉香 这样的猪肉再也吃不到了
 

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农村家家户户养猪。一头猪,寄托着一户农家很多美好梦想,不单单为了吃肉,还有穿衣、人情往来、看病,以及油盐柴米等一些日常花销,全都指望养猪收入来贴补。因此,猪成为农家一个极受宠爱的“成员”。

这张老照片是1973年拍摄于普陀六横五星一家种猪场。七八月份的一个炎热中午,老猪们悠闲地吃着午饭,一窝小猪拱吃着奶,一只鸡在旁边闲逛,背后山上是攀光了棒子的玉米杆和麦秸秆,两饲养员拿着竹竿管理着不听话的老猪到舍外活动。
当时实行的是“公养和私养并举,以私养为主”。养猪户还可以分得一分多一点的饲料地,用来种番薯等作物。
我很清楚地记得,80年代分田到户后,农民生产积极性空前迸发,不仅忙于种田种地,而且家家户户养猪。
每年初,我家都会买一只10来斤重的小猪仔。刚到家那会小猪仔会不适应,吃得很少,还很怕人。但约一周后,小猪食量开始增大。
 
 
农家喂猪用剩饭剩菜,还有一年四季不断的有机食品,如春天的大头菜、软菜,夏天的菜籽饼、“共产草”、番薯藤,秋冬的玉米、番薯。反正家里有的,人不想吃、吃腻的都给猪。从某种意义说,养猪也是为了消耗多余的食物,产生更大价值。
每到晚饭后,妈妈总会烧一大锅猪食,我们没事也会蹲在灶间聊上一会儿。熟了,就在大缸里畚一畚斗糠倒在大锅里拌匀,作为次日猪食。除了喂它粮食,农家还有喂青草、菜叶,让它多吃杂食。
记得那时只要一放学或者暑假,我们就被大人安排去割草,割来后直接倒进猪舍,有时还恶作剧地倒在猪头上,看它用两只大耳朵甩掉头上的草。
启猪粪是父亲的工作。猪吃喝拉撒都在猪舍里,所以每过一段时间就需要把舍里的粪便启到舍外,再用水冲洗干净。乖一点的猪井井有条,不讲道理粗枝大叶的到处乱撒,每每被主人训斥。可猪脑袋就是猪脑袋,屡教不改。
那时,猪是快乐的,不愁吃不愁穿,天气晴朗,可以在舍外散步晒太阳,睡个美美的觉,有时一激灵还会拱破栅栏跑出去撒欢,然后自己跑回来。但多数日子是被路人举报,让主人赶回来,还挨了打。
 
 
不过我们小孩不怎么打它,只要它身上还算干净,就会跨上去骑着玩。猪会载着我们慢慢逛,当然发怒了也会撒欢颠跑,把人甩下来。
那时,猪由国家收购,负责收购的食品公司按猪重的七折计,得肉70斤以上算合格。食品公司的收购价是每斤7角2分,再给点布票,很多年这价都没变过。所以辛辛苦苦一年下来,算下来除了得到一些土杂肥,所赚很少,但农民还是愿意喂养。
 
 
这猪吃的是杂粮、蔬菜等有机食品,喝的是干净的井水,晒的是日光浴,呼吸的是好空气,没有“瘦肉精”,没有各种添加剂,这肉能不好吃吗?所以那时过年买来的猪肉味道很香很醇厚。
 
[ 点击数:] [打印本网页] [关闭本窗口]
 
 
相关内容
查无记录
 
地址: 竞博天河区燕岭路89号燕侨大厦301房    工厂地址:竞博花都区迎宾大道田美路段(广大附中花都校区旁)新华屠宰厂内
电话:020-36881232、36881229
售后服务部:020-22156966 & 18922215956   粤ICP备17056484号-1
网站制作公司  上海建站公司  苏州万户 网站管理